17美妆网

美国总统奥巴马好还是特朗普好 日本新首相首访选择越南

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区别,国际经济学,日本新首相首访选择越南,美国总统奥巴马好还是特朗普好,面的长处,为东北国军助力,东北真正的军权掌握在杜聿明手里。停战令下达后,白崇禧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机转瞬即逝。他忙不迭地向蒋建
美国总统奥巴马好还是特朗普好

1946年上半年,第二次四平战役之后,是东北我军处境最危险的时刻。东北民主联军抵挡不住国民党军的进攻,接连放弃大城市,不断向北撤退。但就在杜聿明踌躇满志,准备北渡松花江、夺取哈尔滨时,蒋介石突然下令停战15天。
正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停战令,使东北民主联军摆脱了生存危机。国共双方的有识者,都把这次停战视作东北局面的一大转折点。
蒋介石为何要下这么一道命令呢?其中原因并非片言只语能说得清。
一、停战前我军的困难处境
只有先搞清楚我军当时有多困难,才能充分感受蒋介石停战令,对我军的重要性有多大。
抗战胜利后我军进军东北,虽然启动早,但由于山遥路远,到达东北的部队干部多战士少,在东北虽然超出常规地发展军队——所谓超出常规,就是大量收编东北土匪和民间武装,没有经过充分的训练、思想改造,亦无根据地土地革命作支撑,虽然拉起来不少武装,但训练不充分,在质量上根本无法和国民党进入东北的精锐相提并论。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超越常规迅速组织起来的武装力量根本不可靠,一遇到困难就溃散。
那么国民党军是什么情况呢?
1945年11月至1946年5月,在美军协助之下,先后有新一军、新六军、十三军、七十七军等7个军到达东北,人数多达28万人。其中新一军和七十一军都是全美械或半美械部队,经过抗战的洗礼,尤其是远征作战,两个军的士兵训练有素,战斗力极高。
军力悬殊,我军却承担着与自身实力不相符的重大战略任务。
当时我军占有四平以北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等大城市,之前虽占领过沈阳、锦州、营口等城市,由于实力不济落入国民党军之手。中央要求东北民主联军必须守住四平,保住东北的北半部分。
东北一些将领对此任务感到力不从心。黄克诚曾向中央发过一封著名的“七无电报”,反映我军的困难处境:一无地方党组织,二无群众组织,三无政权,四无后方,五无粮食,六无经费,七无鞋袜。
这些条件,都是我军长期建设的基本条件,无之则无以发展力量、扩建军队。但在战略要求面前,东北我军仍然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四平保卫战。
1946年4月18日,第二次四平战役打响,101知不可守而仍死守。打得是正规的阵地战,我军无法发挥以往运动战中的灵活机动优势,与精锐美械国军拼火力、拼战术素养,怎能打得赢。
战经一月,我军损失八千余人,这些人都是抗战中千锤百炼保存下来的精华,牺牲不起!101不敢再打,率部撤退。
国民党军虽也有万余人伤亡,但处于胜势之下,不顾伤亡地开始穷追东北民主联军。
穷寇勿追,这是古今通用的战争法则,为何国军敢大胆猛追呢?有两个原因。
第一,国军的总指挥是白崇禧。白崇禧是四平战役的策划者和推动者,对四平战后东北民主联军战斗乏力的状况判断得比较清楚,明白机不可失,所以敢于穷追猛打。
第二,王继芳叛变。王继芳是东北民主联军作战科参谋(一说副科长),四平战后我军内部一些人极度灰心沮丧,认为东北没有前途,有的逃跑,有的叛变。王继芳直接带着东北民主联军的机密档案叛逃国军,杜聿明获知我军的实力、作战计划、兵力部署和撤退方向,掌握了101的所有底牌,因此更加敢于放胆来追。以往国军不集结一个旅的兵力绝不敢死追,现在一个团就敢离开后方穷追,甚至有的炮团,一辆牵引车拉着一门炮就敢尾随我军猛打。
起初撤退组织得很有序,据说连一具烈士遗体都没丢下。但后来随着敌人咬得越来越紧,部队开始有点穷于应付,部队之间被分割开。此种情况下,我军根本得不到休息,部队不断减员,元气受到损伤。
战后黄克诚的三师七旅(新四军部队),撤退后只剩下3000余人,伤亡半数以上,丧失了战斗力;
万毅的第三师(山东部队),由战前的13000人剧减至5000人,亦丧失战斗力;
一师梁兴初部剩5000人,勉强有战斗力。
其余各部伤亡、逃散的都很严重。
在敌人的追击下,101不得不连续放弃公主岭和长春,没办法,残兵弱旅,根本守不住。
101向中央报告,如果敌人再紧追不舍,将放弃哈尔滨,到东满山区打游击。中央无奈,复电同意。
这就是东北我军的基本处境,硬打,根本打不过,撤退,不久后亦将退无可退。1945年接收东北之初,谁也没料到局面竟然会如此艰难。
正在此时,天赐良机,蒋介石下令停战了。
二、15天停战令
停战是因为国共双方正在接受美国调停,双方正在谈判,各大战区都要停止火力接触。中央得悉,欢欣不已,东北迎来转机了。
有人不免要说,我军向来的策略是农村包围城市,东北丢掉几座大城市也无甚要紧吧,在农村打游击不香吗?
总体上看,农村包围城市是绝对正确的,但在不同环境下,怎么执行这种策略有区别。
东北不同于其他地区,日寇自九一八事变以来占据东北,采取的殖民策略造成较大影响。特别是为了剿杀抗日武装,将大量粮食物资转入城市中。东北本就地广人稀,十几年如一日地这么折腾下来,农村更没有太大的力量为军队提供给养。
是以,其他省份,我们能在相对贫瘠的沂蒙山、陕北、大别山等地建立根据地,东北却不能。正如黄克诚所说的“七无”,刚入东北没有党组织、没有政权,农村力量无法发动,必须暂时依靠大中城市使部队生存下来,才能讲下一步的发展。
这是事关生死的大事,绝不能错了顺序。
原东北军将领吕正操,时任西满军区司令员,在梅河口会议上就说过,现在的局面,完全依靠农村行不通,部队生存不下来。我们可以不争哈尔滨这样的大城市,但不能完全不要城市,可以占领铁路支线和小城市,先让部队有得吃有得住。
东北我军汲汲以待进入城市休整,杜聿明大军饮马松花江,孙立人率新一军逼近哈尔滨。当此生死关头,胜败之机就在于继续追击,摧毁101的主力部队。
蒋介石的停战令,就在此时,恰到好处地制止了东北国军的追击。
回过头看看东北三年决战,这道命令,真是事关东北命运的关键转折点。国军自此失去了全取东北的机会,101及东北民主联军,获得了休整和喘息的生命之机。
蒋介石一贯对军事都比较关注,动辄命令下到师、团,不可能不知道东北一线真实情况,为何要白白浪费如此大好的机会呢?
倒也不是蒋介石见事不明,之所以同意停战,最日本新首相首访选择越南大的因素来自于美国。
自抗战结束后,美国就派出军事调停小组,到中国调解国共矛盾。当然美国人并没有那副慈悲心肠帮助中国人民结束战争痛苦,其真实目的在于让中国出现一个号令统一的政权,而且必须是一个亲美政权,以便整合力量,对付和牵制苏联。
蒋介石虽不愿甘当美国的马前卒,对中共也一直必欲灭之而后快,但抗战结束后他急需美国援助,特别往各大战场调派兵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区别力非常依赖美国的空军、海军,吃人嘴短,用人情亏,老蒋忍着万分恶心,不得不接受美国的调停。
1946年6月,马歇尔军调小组把重点放在调停东北战事上,经过反复蹉商,达成停战意向。但国、共、美三方对停战期限有很大争论。
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提出,应停战一月以上。当时我们的考虑是,东北我军面临极大困难,如能彻底停战,建立民主政治那自然最好。但蒋介石狼子野心,仗终究还是要打,能争取的休整恢复时间越长越好。
蒋介石自谓智珠在握,提出只停战一周。这自然是毫无诚意的。
马歇尔急于取得和谈成果,坚称停战一周不行,三方讨价还价,最后定在15天,东北国共双方军队遂脱离接触。
停战令给正在追击101的国军各部来了个急刹车,招致前线将领的强烈反感。
白崇禧、杜聿明都感到十分不解。他们是军人,只从军事上分析形势,感到此举难以理解,白崇禧直接在东北发牢骚说,蒋介石这是昏招误国。
杜聿明是蒋介石的心腹爱将,不敢骂蒋,而是想方设法地弥补蒋的错误决策。杜聿明向蒋介石发电报说,目前共军各部在南满仍有小规模进攻,我正好可借口共军破坏停战协议,继续追击101,到时如果美国方面问起来,我们也有得说。
杜聿明提出的建议很有操作性和针对性。
实事求是地讲,杜聿明手上掌握着七个军近30万大军,要说全取东北,力量可能比较单薄,但要集中力量摧毁东北民主联军主力,把握还是很大的。抓住一点,不计其余,只要解决了101,其余西满、南满的小股部队,力量弱小彼此隔绝,亦能各个击破。
杜聿明的建议,代表了当时东北将帅的基本看法。东北国军最高指挥官白崇禧,与杜聿明持同样的看法。
天缘凑巧,也正是白崇禧的原因,蒋介石的决策掺入感情色彩,使东北战略更加失误。
三、白崇禧:蒋还是不信任我
1946年5月,四平激战期间,蒋介石恐东北有失,命白崇禧到前线督战。白崇禧时任国防部长,在东北是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亦受其节制。
蒋介石派系观念分明,白崇禧是桂系大佬,蒋并不会真的让白崇禧指挥东北部队,只是借重其军事方国际经济学崇禧在东北积累威信,使东北诸将对白心悦诚服,那岂不是灭一强敌,又生一强敌?
白崇禧并不明白蒋的心意,还向蒋介石追加了建议,东北大局不日扫平后,只留少部分部队布防,调东北五个美械装备师到华北,全归北美国总统奥巴马好还是特朗普好面的长处,为东北国军助力,东北真正的军权掌握在杜聿明手里。
停战令下达后,白崇禧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机转瞬即逝。他忙不迭地向蒋建议,对东北共军须做犁庭扫穴式的追击,应继续穷追猛打,并自告奋勇留在东北指挥作战。
杜聿明对白崇禧的眼光非常佩服,军事部署上也白崇禧高度一致,孙立人所部进攻速度之快,进展之大,也印证了白崇禧的正确性。
蒋介石却是忧心大于欣喜。
如果任由白日本新首相首访选择越南东北战场关键15天:老蒋突然停战 白崇禧骂昏招

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区别,国际经济学,日本新首相首访选择越南,美国总统奥巴马好还是特朗普好,面的长处,为东北国军助力,东北真正的军权掌握在杜聿明手里。停战令下达后,白崇禧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机转瞬即逝。他忙不迭地向蒋建